首页 茶叶新闻正文

农残门 里的中国茶

安徽茶叶网 茶叶新闻 2020-09-26 23:59:02 91 0 茶叶新闻

茶农茶商茶叶周边产品合作请联系QQ(微信):32594222 备注(安徽茶叶网

前段时间绿色和平组织相继发表《2020年茶叶农药调查考报告》和《2020年“立顿”茶叶农药调查考报告》,指出中国茶叶中的农药残留问题,“将中国茶产业推上风口浪尖”,引起强烈反响,有评论甚至夸张地认为:农残比苍井空更可怕。目前中国食品安全问题频出,而去年又有某茶叶检查出稀土超标,那么,中国人喝茶还安全吗?中国茶陷入了“农残门”吗?已经拥有大量受众的普洱茶,农残问题又是什么情况?           绿色和平组织在4月11日发布报告称,中国19个茶叶品牌共计18个茶叶样本上有农药残留,并宣布农残超标。4月24日,该组织又称,全球最大茶叶品牌立顿在华销售的产品,立顿绿茶、茉莉花茶、铁观音袋泡茶三款产品,均含有被国家禁止在茶叶上使用的高毒农药灭多威。立顿铁观音含有被禁农药三氯杀螨醇,立顿绿茶含有国家规定不得在茶树上使用的硫丹。  这让中国这个茶叶生产大国很受伤,健康绿色的茶叶,俨然是“该死的温柔”。然而,据公开资料显示,茶叶残留农药标准最具参考价值的主要有欧盟标 准、日本标准和联合国食品法典委员会(CAC)标准。各国制定的茶叶农药残留标准也多为只标明最大限量, 而不是禁止检出。例如,对灭多威等禁用农药的规定,中国和欧盟并未规定不得在茶叶中检出,而是标明最大限量。而且在标准问题上,各国也不统一。在欧盟,因其不宜产茶,茶叶全靠进口供应,其标准最严苛;在日本,作为2009年世界第八大产茶国,其标准相对宽松;在中国,作为世界最大产茶国和茶叶出口国,标准更为放松。标准不统一,造成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茶叶出口国与进口国之间的博弈。生产者奉行将产品质量的承诺执行在标准之上,而消费者对质量要求往往是最大值。而在买方市场的情况下,进口国的要求显然会高于生产国的要求。  两份报告本身被质疑的部分有很多,如将“有农药残留”与“农药残留超标”概念混淆,将“茶叶有农药残留”等同于“茶叶有毒”,报告并未将检测结果与相关标准进行比对,造成社会各界对检测结果误读,等等。中国科学院陈宗懋院士说:“我们都是科学工作者,对这样一份公布于社会,有那么多的消费者会看到的‘调查报告’,连标准也没有进行对比,连‘风险评估’也没有进行,就匆匆颁布,这是否太不慎重了。”  因此,对待中国茶叶“农残门”事件,没有理性不行。试想,在世界主要茶叶消费国对于茶叶农药残留量标准并不统一的背景下,以最苛刻的欧盟标准对待中国茶叶的农药残留问题,这公平吗?当然,在标准有待修改完善之时,中国茶仍然需要重视“农残”问题,这既关系到消费者的安全和健康,也关乎中国茶叶品牌的根基。而我们欣慰地看到,随着茶产业品牌意识的觉醒,中国茶茶叶已经非常重视农残问题。  比如云南,不少茶区大力推广生物多样性的有机茶园和疏林茶园,就从源头上杜绝了农残的产生。不少茶区,因为贫穷买不起农药,茶树的农残为零。而高大苍劲的古树茶按传统疏放性栽培方式种植,生态环境良好,可以达到自然生态除虫的作用,因此不需要打农药。检测结果表明,普洱茶的农残在中国茶叶中是最低的,是健康绿色的饮品。在普洱,“绿色经济示范区”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具体生动的现实,“有机农业”、“绿色农业”让人看到了普洱茶的美妙前景。当地政府意识到普洱最大的优势和特色就是绿色生态,从生态环境看,始终突出绿色发展这一主题。几年前,普洱的森林覆盖率是62.9%,现在算上茶树、咖啡树、草地,绿化率高达90%以上。  具体到普洱的茶园,“在143万亩茶园里面种植树木,把茶叶种在树林里面,在茶园里面种上树木,1亩地种10棵树,143万亩就是1430万棵树,我们在即将形成的100万亩的咖啡园里面也种上树,那么200多万亩茶园、咖啡园里面将会有2000多万棵树,这是全世界可能是唯一的。就像我们茶博园里面香樟树,漆木树、多依树等各种树。”“在景迈山中种29种树。”这并不是普洱最近几年的发明,而是茶祖帕哎冷在公元180年在景迈山的做法。  用绿色生态拒绝“农残”,是一种古老而超现代的智慧,一种源于道法自然的敬畏,也是中国茶最终摆脱“农残门”的发展方向。 文/郑子语 责编:ahao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ahcy.net/news/14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