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安徽茶文化正文

《红楼梦》茶文化词语翻译的效果

茶农茶商茶叶周边产品合作请联系QQ(微信):32594222 备注(安徽茶叶网

摘要:杨宪益和霍克斯两位学者对古典小说《红楼梦》翻译中涉及到很多茶、茶具的语言,两个英译本中的有关茶名、茶具和茶水的翻译有不一样的地方,究其原因在哪里?笔者认为是由于他们不同文化背景和对文本的理解不同所造成的,但是在词语翻译中各有千秋,需要我们进一步解读和理解。

关键词:《红楼梦》翻译效果;茶文化词语;茶名;茶具;茶水

历经数千年的中国茶文化一直在不断发展中,到清朝已经更加繁多和丰富多彩。仅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就提到了与茶和茶具相关的词语和诗词。《红楼梦》小说有两个最有名的英译本,一个是杨宪益的翻译作品,另外一个就是霍克斯的作品。但是两个翻译作品有很多不尽相同之处,由于两位译者文化背景的差异,导致了译本各具千秋。基于小说《红楼梦》内容的纷繁复杂,现用目的论思维视觉,列举小说中的茶名、茶具和茶水等茶文化词语的翻译语句,就两个翻译作品进行比对,实现本文研究和探究的目的。

1关于茶名的翻译

小说《红楼梦》的第五回,作者道出了一个名为“千红一窟”的茶名,此处茶名“千红一窟”具有双关意义,这里的“千红”指在贾府中生活着的所有女人,“窟”与“哭”的读音相同,其实是作者大有“女性之泪”的指代。杨宪益在译文中体现出来的语句是“ThousandRedFlowersinOneCav-ern”,解释为“一个山洞中的一千朵红花”,按照目的论的角度来观照,尽管给英语读者提供出了一些想象空间,而实际上译文已经丧失掉了“千红一哭”这个谐音之意,对茶名的内涵没有完全体现出来。Maiden’sTears,是对该词语的翻译,译者的解释是“少女之泪”,我们从目的论的角度审视,这种翻译显然突出了“千红一哭”暗喻意义,不管那种翻译,这都会有利于读者对蕴含意义的理解。小说的第八回有这样的一段语句:“一时,薛林二人也吃完了饭,又酽酽的沏上茶来大家吃了,薛姨妈方放了心。”这段话中有个“酽酽的茶”语句,霍克斯将其翻译成:“verystrongtea”,而杨宪益翻译这个具有民间特点的语句翻译成:”strongtea”。看上去译文有变化,但是在实际中不会没人理解茶具几乎看不到,只是霍克斯体现出了茶的味道更浓,但是如果我们去认真推敲,就会产生疑问:这茶到底是什么茶?不管是那种翻译,他们均没有让读者理解的更加清楚,所以,我们从目的论角度来看,翻译的最终目的还是没有实现。在小说的第八回中作者写出了枫露茶:贾宝玉尽然忘记了林妹妹已经不在贾府里,他的“林妹妹吃茶。”一出口便惹得大家都笑了:过了一会,宝玉突然想起“早起沏了一碗枫露茶”,当有人告诉他,那个茶被人喝掉了后,宝玉将手中的茶杯往地下一扔,茶杯便摔了个粉碎。文中的枫露茶要做出翻译显然有一定的难度,因为这要结合小说中人物情绪。在这里,杨宪益采用了归化法,将枫露茶直译为mapledewtea,“枫树露水茶”就是他翻译出来的词语。而采用音译法的霍克斯则将其翻译为FungLoo。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对这个茶进行一下追溯。相传苏东坡曾做诗:“妙供末香露,珍烹具大官。拣芽分雀舌,赐茗出龙团。晓日云淹暖,春风浴殿寒。聊将试道眼,莫作两般看。”诗句中的香露就是香露茶,当然是由采集植物露水有关。取香枫的嫩叶,然后进行蒸煮,在蒸的过程中制作者获取蒸发出来的水滴,然后将集中起来的露水烧开泡进枫茶。从故事中不难发现,制作枫露茶是一个工艺相当繁琐复杂的过程,因此这种茶自然就属于难得的好茶。从目的论角度去看,FungLoo是什么就不能让英语读者明白,而mapledewtea“,枫树露水茶”就很容易让读者对原文的意思有所理解,同时也将原文的文化蕴含美学效果体现了出来。从他的译文中英语读者至少可以明白枫露茶与枫露有关,而且其颜色应该跟枫叶一样是红色。《红楼梦》第八十二回提到了中国十大名茶之首“龙井茶”,杨宪益翻译为“Longjing”,是音译法的结果,如果对中国茶文化有一定了解的读者,就会对原文有认知,一旦对茶文化不了解就对译文有一些疑问和歧义。对“DragonWelltea”,词语的翻译霍克斯采用的是直译法,这种译文从目的语来说,其给对象传达了“有神龙盘踞”的井,这种译文很显然具有明确的目的性,读者能够容易接受。对于普洱茶、“女儿茶”等茶,小说《红楼梦》也有故事情节展示,两位翻译家根据自己的理解做出了各自不同的翻译文本。尽管他们的翻译多少有些差异,这和他们各种的文化认同,对小说作品理解的不同所决定的,无论何种翻译,他们所传递出来的是文化认同和独特的观点、审美,只要能够从读者的接受能力和接受习惯出发,不管是那种茶,就能体现茶的美学效果与文化蕴含。

2关于茶具的翻译

茶文化尽管体现在茶杯、茶壶和茶盘等茶具的物质性,其实际上更注重茶的品种和质量。小说《红楼梦》中对精致的茶具有过描述。例如王夫人房间里的茗碗瓶茶等器物。从目的论的角度我们做出对比分析,来对待杨宪益和霍克斯两个英译本中茶具,也从中理解茶具的内涵深度。在第三回中,林黛玉到京城拜见王夫人,她在耳房内看到了鼎、匙、箸、盒、觚和茗碗等器具;茶几上放着茗碗。丫鬟看到有客人,他们忙给客人端上茶,放到茶几上。杨宪益用直译法把茗碗瓶茶直译成teacupsandvasesofflowers;把smalltrays翻译成小茶盘,很显然,这样的翻译直接明了,实现了翻译的目的。再看霍克斯使用了意译法和省译法。teathingsandvasesofflowers,这是他对茗碗瓶茶翻译。如果考虑目的论,teacups应该是文中的茗碗译文,用teathings替代就显得有些模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霍克斯出生在英国,他们所在的国度和家庭根本就看不到茗碗痰盒和茗碗瓶茶这些器具,因此在翻译《红楼梦》的时候,一定会受地域文化的影响和限制,况且遇到中英文化冲突时,他们就无法用准确的言语实现疑问的准确性,这是情有可原的。

3茶水的翻译

“名茶还需好水泡”这是陆羽说过一句话,这也说明不管茶叶有多好,有多珍贵,如果没有好水也是体现不出好茶的味道。泡茶的水质优劣决定着茶的味道。在小说《红楼梦》的第四十一回中,作者描述过关于用雨水和雪水泡茶的事情。丫鬟妙玉捧给贾母喝的茶是“旧年蠲的雨水”。这种茶对老人的身体有很大益处,而妙玉给黛玉、宝玉送过来的茶水有很大不同,因为这种水是他在玄墓蟠香寺五年前收集的,里面包含着梅花上的雪融化经过过滤之后的水,并且五年时间一直保存在鬼脸青花瓮内,在地下保存了五年时间,她自己从来不舍拿出来喝,这一次是她第二回从地窖里取出来,特意与宝玉三人一起品尝。我们能够理解到;梅花象征着高洁,其不怕寒冷和冰雪。雪是洁白的,象征高雅和纯洁,从梅花收集下来的雪水用于泡茶,体现出了文人品茶的雅趣。例如在原文里:妙玉冷笑道:“真是的,你这个人,和大俗人还无差别,竟然连这水到底是什么水也品不出来,可惜了。忘记了五年前的事了吗?我在玄墓蟠香寺住了多日,那里有很多梅花开放,加上正好落雪,我就在梅花上的收集那白白的雪,整整将一鬼脸青花瓮填的满满的,好不舍得拿出来吃,所以就一直埋在地下,我自己也是只吃过一回,那还是今年夏天才起出来的。这一次是第二回了,有多珍贵你妈知道吗?怎么你们这么没有品味,若是雨水能煮出这般味道的茶水?”妙玉在这里说起的茶水,当然就是他精心收集的梅花雪水。我国古代文人雅士喜欢冬天和初春收集洒落在树枝头上的新雪,然后煮沸用于沏茶,在他们的意识中,这种来自天然的雪水用于泡茶,肯定会有一定的保健作用。他们还偏爱收集梅花枝头的积雪,然后收到瓮中窖藏于地下,等待夏季再取出来用于泡茶煮茶之用,这样的茶水可以用来在酷热的夏天解暑。因此,杨宪益把梅花上的雪翻译成英文就变为snowIgatheredfromplum-blossom,英文的翻译是“从梅花收集的雪”。
 
霍克斯翻译成meltedsnowthatIcollectedfromthebranchesofwinter-floweringplum-trees,就是“从冬天开花的梅花枝头上收集来的雪水”。我们继续从目的论的角度来考虑,杨宪益译文相对于霍克斯的翻译来看,多少有些粗糙,缺少功能更加细致,这样实际上就很有利于英语读者学习和理解。在小说里面,曹雪芹的主人公妙玉道出了另外一种茶水,那就是隔年蠲的随意收集到的雨水。也就是经过当年收集,然后经过一年的窖藏,然后再拿出来的。杨宪益翻译出来的英文就是“lastyear’srain-water”,译文表达的语言语境就是在去年收集到的雨水,显然和小说里表现的相符。霍克斯翻译的英文而是“storedrain-water”,意思是贮藏的雨水,这个解释与原文不尽相符。这样来看,杨宪益的译文对原文给予了准确的翻译,这种翻译出来的语言有利于读者去理解,从而会引导读者对茶文化美学意义上的解读。

参考文献

[1]任彤,张慧琴.从目的论谈《红楼梦》霍译本的茶文化翻译[J].文学教育(上),2011(1):101-103.

[2]曹雪芹,高鄂.红楼梦[M].长沙:岳麓书社,2004.

作者:周媛媛 詹旺 单位:河北经贸大学 河北科技大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ahcy.net/chawenhua/14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