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安徽茶文化正文

浅析丝绸之路茶叶贸易与茶文化

茶农茶商茶叶周边产品合作请联系QQ(微信):32594222 备注(安徽茶叶网

摘要:茶叶源于中国,茶饮在中国生根发芽成为中国人的生活必需品之一,通过丝绸之路传播至世界各地,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茶饮习俗,发展成为全球主要饮品之一。自古以来,中央王朝历来重视茶叶的种植、生产和出口,茶叶是古代中国重要的利润来源产品之一,同时也是中央王朝维护边疆稳定和国家统一的工具。近代以来,茶饮传播至世界,诞生了世界知名的茶饮品牌。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茶叶产业发展成就显著,诞生了具有世界意义的新兴茶饮习俗。

关键词:丝绸之路;茶叶贸易;茶文化

丝绸、瓷器、茶叶三大产品奠定了古代中国第一大出口国的地位。茶叶贸易历来是我国对外大宗贸易的主角之一。自唐代茶叶逐渐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必需品之后,伴随中国人走向世界各地,茶叶和茶饮也走出国门,走向了世界。在蒙古、俄罗斯,形成了以砖茶为主的茶饮模式;在日本、朝鲜、韩国等儒家文化圈,茶饮被发展到极致,即为茶道。抹茶在日本成为普通百姓的日常饮品。[1]在东南亚地区,因地处热带亚热带水果产区,水果茶日渐兴起。在我国西藏、青海、新疆,由于受到游牧生产生活方式的影响,奶茶成为主流,在北京花茶较受欢迎,在福建青茶为主,在云南砖茶是主要出口商品之一。20世纪以来,伴随冷饮的流行,冰与茶之间的相互碰撞,诞生了享誉世界并深受年轻人欢迎的珍珠奶茶等新兴茶饮。多样的茶种、多类型的饮茶方式共同组成了中国饮茶的习俗与文化。

1丝绸之路中的茶叶贸易

自西汉张骞凿空西域以来,丝绸之路成为古代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之一。伴随丝绸之路的兴起,茶叶因其成本相对低、价格相对低、利润相对高而需求量大的特点,注定了其势必成为丝绸之路贸易的主要大宗商品之一。我国西藏、青海、新疆、内蒙古等地区的气候特点不适合茶叶种植,而食肉饮乳的生产生活习惯却使上述地区对茶叶消费成为习惯和必需。在强烈的需求之下,从成都、昆明等地通往西藏、青海的川藏茶路兴起,成为茶马古道重要组成部分。茶叶与盐巴、粮食等一样成为茶马古道上的硬通货和主要贸易商品。在内蒙古、外蒙古等地区,兴起于明朝盐引制度的晋商借助地利之便主导的万里茶路,把江南的茶叶贩运至塞北,延绵明清两朝,发展成为一支重要的商帮。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区域,由西安,经天水、兰州、河西走廊,至新疆,翻越葱岭到达波斯、印度、罗马的贸易大通道,是古代世界贸易的中心。在古代世界贸易中心,茶叶是主要的大宗商品之一。通过朝贡贸易赏赐、表彰或惩罚地方土著领袖,是历代中央王朝管理边疆地区、开发边疆地区的重要方式,古代中央王朝对茶叶、茶路的管制是拉拢或者打压制衡地方力量尤其是维护边疆安定的重要经济手段和金融手段。[2]晋商等民间商帮的兴起进一步补充和丰富了朝贡贸易,为开发边疆、稳定边疆和丰富边疆地区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注入了新动力。因此,有“先有晋商复盛公,后有包头市”的俗语,这也表明了山西与内蒙古之间业已形成的紧密关系。在抗日战争时期,因为历史上山西等中原地区与蒙古高原之间的紧密关系,保障了祖国北部边疆地区的稳定与统一,这其中小小的茶叶和茶叶贸易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2海上丝绸之路中的茶叶贸易

安史之乱之后,伴随中国经济中心从北到南的转移,尤其是北宋建国之后,海上丝绸之路兴起。海上贸易对大宗商品的货运量高、安全性强等特点,茶叶贸易主要的方向集中在东南地区,朝鲜、日本、波斯、阿拉伯、印度等地区是主要的进口国。日本高僧荣西来华求学期间,全面学习了宋朝的种茶、制茶、饮茶技术,把日本的饮茶习俗带到了新的高峰,并著有世界第二部有关茶叶的专门著作、日本第一部饮茶著作《吃茶养生记》。该书分类统计了茶种、茶产区,研究了茶饮的历史,详细记载了宋朝的上层、下层社会的饮茶习俗,并从医药角度分析了茶的医用功能。《吃茶养生记》在日本的传播,奠定了日本茶道的基础。北宋、南宋、元朝海上贸易是主要的财税来源之一,由于政府的鼓励和支持,海上贸易在此期间达到了高峰。[3]《马可波罗游记》作为享誉西方世界的畅销书,对遥远中国的记载反应了古代中国人的茶饮习俗已经传播至海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各地各民族。“黑石号”“南海一号”“象山小白礁Ⅰ号”沉船等见证过海上茶叶贸易的沉船记录了茶叶贸易的高峰,海洋的强腐蚀性毁灭了不耐腐蚀的茶叶,但是成千上万件的茶具却完美保存下来。明清两朝以闭关锁国对外策略为主,但东南沿海地区对外茶叶贸易和对内茶叶贸易的通路并未完全关闭。对内茶叶贸易,明清两朝的盐引制度成就了晋商和徽商两大商帮,南方茶叶由于中央王朝的边疆政策得以在蒙古、新疆、西藏等地区而发展壮大。《清史稿》载,明时茶法有三:曰官茶,储边易马;曰商茶,给引征课;曰贡茶,则上用也。明清两朝贡茶、商茶兴起,饮茶习俗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已经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之中普遍的消费品。[4]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来自西方的帝国主义者为掠夺茶叶贸易之中的巨额利润,通过偷窃、强盗的手段终于获取到了中国茶叶种植、制作的全产业链,并在印度等地复制了中国茶叶种植、制作技术。英国、法国等西方帝国的生活方式因为中国茶叶的到来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茶叶在近代化的殖民体系之中传播至世界各地,发展成为世界级的饮品之一。自近代之后,伴随中国茶叶的知识产权和贸易顺差被迫丢失,中国进一步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传统小农种植式的茶叶种植和制作模式被西方工业化社会化大生产所取代,在出口方面至今未能恢复到宋、元、明的海外茶叶贸易的高峰时期。

3近现代以来的茶叶贸易

自近代以来,伴随中国逐渐沦为西方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中国被迫裹挟进入西方资本主义体系,沿海沿江地区的小农茶叶种植户相继破产,以安徽、山西为代表的民族商帮被来自西方的大资本家、大工厂主、大种植户所挤出市场,相继破产。英属印度、俄属高加索等西方资本主义的茶叶品牌利用不平等条约倾销至中国内地和新疆、西藏、蒙古等边疆地区,掠取了巨额的利润,西方资本主义大茶商成为了西方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分裂中国的工具。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茶叶产业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我国茶叶产量在2017年达到258万t,茶叶市场规模2353亿元,主要以国内贸易为主,出口额可以忽略不计。初级加工的散装为主、知名茶叶品牌不多、大规模公司基本为零的尴尬局面是我国茶叶经济的基本格局。[5]伴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部分传统的茶叶民族品牌、老字号得以复兴和壮大。武夷山大红袍、西湖龙井、安溪铁观音、普洱茶等具有地理产地标识的名茶产业崛起,发展成为中国茶叶的中坚力量。目前,具有影响力的茶叶品牌约128个,品牌总价值为293.22亿元,平均品牌价值为2.92亿元。中国茶叶企业品牌传播力较强的企业包括北京小罐茶业有限公司、杭州艺福堂茶业有限公司、北京吴裕泰茶业股份有限公司、黄山王光熙松萝茶业股份公司、天福控股有限公司、四川省峨眉山竹叶青茶业有限公司、武夷星茶业有限公司、勐海陈升茶业有限公司、咸阳泾渭茯茶有限公司、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6]以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为代表的电子商务平台的兴起为中小微为主的中国茶叶经济的复兴和走出去提供了技术支持和金融支持。中国茶叶经济历经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发展,依然是以中小微茶叶种植户和经营户为主的经济结构,电子商务符合了当前我国茶叶经济结构,因此成为广大中小微茶叶种植户、经营者的重要销售渠道之一。尽管茶叶种植户、经营者的规模较小,但是数量庞大,这促成中国茶叶电子商务的兴起。更贴近生活、更贴近消费者的茶叶品牌在电子商务的助力下诞生并逐渐崛起。

4一带一路中的茶叶贸易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改革开放迈入了新时代。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我国茶产业借此良机迈上了新的台阶。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首提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同年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期间首提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中国对外贸易和对外交流的主要方向之一。一带一路倡议是复兴古代丝绸之路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伟大壮举。茶叶源于中国,茶饮源于中国。茶叶是世界认识中国的主打产品,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历史性机遇,把中国茶叶产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是当前主要工作之一。[7]作为茶叶的种植、生产和销售大国,中国有义务、有责任也有能力为世界茶饮做出更大的贡献。改革开放以来,西方知名的茶饮品牌进驻中国市场,利用中国茶叶原材料市场开拓中国市场,在中国这个新兴的14亿消费市场之中分一杯羹。在以立顿、川宁为代表的茶饮品牌冲击之下,我国的茶饮产业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逐渐适应,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茶饮经营理念和管理模式,并在国内金融支持下,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形成了新兴的知名茶饮品牌,例如瑞幸、喜茶等受到新时代消费群体欢迎的茶饮。作为最知名的茶饮之一,珍珠奶茶从无到有,从国内市场走向世界市场,成为国际级的新兴茶饮品种。以瑞幸、喜茶等为代表的中国饮茶新时尚的形成代表了中国茶饮另辟蹊径开拓新市场的一种新开拓。在当前我国茶饮市场以散装初加工产品为主的大环境下,利用金融手段支持加大品牌推广的方式是有助于中国茶饮冲破西方知名茶饮品牌封锁。作为传统饮茶方式代表的小罐茶正是在这样的方式下,杀出一条血路,把中国茶饮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以小罐茶为代表的茶饮方式体现了中国传统的饮茶方式和饮茶习俗,是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伴随中国经济规模的壮大和国人走出去,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之一―――饮茶得以传播到海外。[8]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依托大企业、大品牌的综合实力,把中国传统的饮茶习俗标准化、规模化和品牌化,从出口茶叶原材料向出口茶叶新时尚、新生活模式转变,这成为中国茶叶产业升级改造的必由之路。依托“公司+农户”的模式,中国茶叶产业既可以精准扶贫,更能提升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品味。

参考文献

[1]郭卫东.丝绸、茶叶、棉花:中国外贸商品的历史性易代:兼论丝绸之路衰落与变迁的内在原因[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4):133~143.

[2]姜含春.国际贸易视野下茶叶之路与丝绸之路比较研究[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4):146~155.

[3]丁文.中国古代茶叶经济与丝绸之路[J].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15(5):9~11.

[4]王郁风.“丝绸之路”与我国茶叶早期对外贸易[J].茶叶,1988(3):1~3.

[6]庄国土.从丝绸之路到茶叶之路[J].海交史研究,1996(1):1~14.

[7]陶德臣.“一带一路”:中国茶走向世界的主渠道[J].农业考古,2015(5):257~268.

[8]彭博.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中国茶叶行业国际博弈的新机遇[J].福建茶叶,2017(6):40.

作者:李宁 马晓云 单位:吕梁学院历史文化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ahcy.net/chawenhua/14612.html